后疫情时代雨衣妹妹的烦与乐

后疫情时代雨衣妹妹的烦与乐

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带上厨师团队和食材,签好“生死状”,疾驰1200公里抵达武汉,专为当地医护人员免费供餐

带领一群“后浪”,把送餐点变成了爱心中转站

雨衣妹妹送的盒饭,会细心地根据医护人员的口味,分为辣的和不辣的两种,花菜、青笋、排骨、卤肉等,两荤两素或者两荤一素,就地取材,很受医护人员欢迎。2月2日晚,刘仙在新闻上看到前线医护人员因为物资紧缺,吃不上饭菜,只能吃泡面、饼干等,心里很不是滋味。作为成都盒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刘仙平时也为各大医院提供团餐,身边不少吃过她饭的四川医生此时已奔赴武汉,于是她再也忍不住,开始在公司群里征集去武汉的伙伴,留下遗书和银行卡密码,决定离开成都:“前线的医护人员是保护我们的生命防线,他们更需要坚强的后勤保障。”于是她用自己最拿手的“盒饭”驰援武汉。

“我目前心里最想的,就是能抽出时间,安安静静地照顾好我的厂子和里面的工人,好好地做好管理,把企业做起走。”在准备第二天的活动演讲稿间隙,刘仙说道。

1998年出生的遂宁人许多宁,是团队里主动请缨年龄最小的成员。疫情发生后,在外打工的他加了很多打工群,只有刘仙的群里有去武汉的驰援信息,“以前觉得她和其他老板一样很普通,现在觉得,这个女孩子太不一般了,很有胸怀。”作为墩子工,许多宁每天要处理大量的食材。每天去店里做饭,许多宁都会与伙伴们结伴而行,排成一整列队伍,队伍最前面的人和最末尾的人,拿着喷壶负责消毒,确保每段走过的路都干干净净。所以“雨衣帮”的雨衣,总是有消毒液腐蚀的小洞洞。

“妹妹,你等一下。”走在路上,经常有人会认出刘仙,想要与她合影留念,她一般客气答应,礼貌地对着镜头露出笑容。不少家长对刘仙说,她是娃娃们的好榜样。55岁的夏小毛,是湖北孝感人,他和51岁的妻子褚千红,也喜欢叫雨衣妹妹为“妹妹”。疫情初期,他在网上看到了雨衣妹妹为武汉医护人员免费送盒饭的视频,心想:“这个妹妹好。”随后当他得知雨衣妹妹要开一家新单位,专门为湖北务工人员提供就业机会时,他和妻子很快就报了名。如今这些曾在疫情旋涡中心的人们,已经重新走出来,他们住在成都,成为口罩厂生产线上的包装员工。他们也是雨衣妹妹心中最牵挂的部分之一。

雨衣妹妹,原名刘仙,广安岳池人,成都盒悦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四川省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第十三届全国青联委员、全国抗疫先进个人。

这种互相感激的关系,也让她多了不少“不好拒绝”。她第一天回到公司食堂上班,就发现有国家级媒体记者为了“首发独家”当面采访复工的她,足足在门店蹲了3天。那时候,她就隐隐觉得,这样的生活显然和之前大不同了。但她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有时候实在没有接受采访的时间,她走到哪儿,媒体就跟到哪儿。全国最美志愿者、校园励志榜样宣讲者、被联合国点名表扬……每获得一次荣誉,她就要重新讲述一次在武汉的故事,同时,更多的访问蜂拥而至。“他们有些是帮助过我的,帮我找到爱心企业的媒体,有些是来自家乡的媒体,有些媒体工作也不容易,采访不到还要被领导责怪,我不太好拒绝。”

武汉回来以后,“老板娘”的大名变成了她的“小名”,取而代之的是“雨衣妹妹”。但在刘仙看来,自己不能忘记“老板娘”这个身份,因为现在她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在武汉吃了没有防护服的苦,她回到成都后,注册了四川省雨衣妹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还为这个公司建起了实验室,生产专业口罩,未来还要做防护服等,邀请湖北人来工作。她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在新厂里打开直播的那天:“要让大家监督,我们的口罩是怎样生产起来的。”这个直播一直开启着,有时候湖北老乡想家了,就在直播镜头上遛遛,和家人打个招呼,让他们看到自己。

2020年上半年,保时捷在全球范围内售出了大约4500辆全电动跑车Taycan。该公司预计,到2025年,全电动汽车将占到保时捷总销量的40%,混合动力汽车将占到10%。(小狐狸)

刘仙说,自己平时做事低调,但在爱国这件事上,她绝不低调。“讹”归“讹”,被“讹”的媒体也向社会呼吁,引来了不少爱心企业的支持。没有盐,就送来一大包一大包卤料,让医护人员的饭菜更有味。医护人员那么累不能没有肉吃,为确保每份盒饭有7两肉,不少爱心企业接力,送来200斤猪肉、800斤排骨,易保存的新鲜蔬菜更是接踵而来……不少网友和成都市民也“隔空”加入其中,雨衣、帽子、菜刀、橡皮筋、补鞋钩针、“千家衣”、防护服、口罩、尿不湿……

雨衣妹妹刘仙,在2020年2月,似乎按下了不可逆转的一个开关——社会的聚光灯迅速集中在她身上。

1 “现在最想把企业做起走”

“最难的是第一周。”刘仙回忆,当时她为了节约空间,行李箱都没带,在自己私家车上塞了200多斤猪肉和蔬菜。没想到,她每天要送出400份至600份餐,带的食材2天左右就用完了。供应链不能断。她一面联系成都的“大后方”送新的食材,一面开始在武汉本地购买食物。有时候排队2小时,只为了买两包盐。恰巧此时有湖北当地媒体联系到她,她的故事被央视转载后,引来了更多媒体的关注。作为个人救援力量,她的公信力显然不如媒体,于是她灵机一动,对前来采访的媒体出了一个“条件”,必须为她提供一些送饭的物资,她才接受采访。不少媒体伙伴和她开玩笑说,自己又被“讹”了猪肉。

刘仙把这些东西送给了最前线的医护人员。渐渐地,刘仙和伙伴被网友亲切地叫做“雨衣帮”,他们白天为医护人员送饭,夜晚又要随时迎接送物资的货车,大家体力几乎透支。幸好,更多的志愿者也加入到送货队伍。“雨衣帮”逐渐成为一个小小的爱心物资中转站,汇聚着社会一股股暖流。他们,用爱心为这个正遭受困难的城市,遮风挡雨。

刘仙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主要从事餐饮行业。在驰援武汉的40多天里,她带领团队共送出2万多份热气腾腾的免费盒饭,并为医护人员筹集购买到总价近350万元的医疗、生活物资。

很多网友费解,为什么雨衣妹妹身在抗疫一线,天天要与成百上千的人接触,却幸运地没有被新冠肺炎病毒感染。其实,这背后离不开一支“后浪敢死队”,他们其中大多是“95后”。

刘仙已经记不清,是谁第一个叫她雨衣妹妹,但这是一个“坚持”才有的称呼。她只记得在武汉送饭时,大家隔着防护服和雨衣,戴着护目镜,说话的机会并不多,再加上彼此并不熟识,听到最多的还是“谢谢”。

这两个小伙,来武汉前都写好了遗书,没有告诉父母。等武汉情况稳定后,他们才给家人打来电话。陈国富说,自己作为四川人经历汶川地震的时候还很小,雅安芦山地震时因为上学也没法成为志愿者,所以这次去武汉,他就报了名。而许多宁也从这件事上慢慢了解,救援并不是凭借年轻的一腔热血,还需要谨慎周密、冷静地去做事,许多宁的父亲虽然挂念孩子,却也觉得这个毛头小子,也长大了——这个“后浪团”也在这次经历中,逐渐成长和成熟。

临走前一晚,一位在送饭路上经常见到的武汉民警得知她即将回川的消息,站得笔直然后敬礼,拍拍肩以表感谢。这一幕与2月3日她来武汉时,如出一辙。当时她向住处门卫师傅解释来意,老人家看着这辆“川A”牌照的车开过身边后,默默念叨着:“你们四川人,是我们的恩人。”

3 “雨衣帮”撑起爱心中转站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婷 何浩源 吴浩

刘仙喜欢小孩子,提起未来她笑着说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兴建一所希望小学,希望这里的孩子有爱心、长大后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其实在武汉那段日子,因为物资短缺,小小的送餐点,也成了一个爱心中转站。

“我特别受不了那些离别的场面。”3月20日清晨5点过,雨衣妹妹故意趁天还没亮,就离开了武汉城。

同样是“95后”的陈国富,是团队里的大厨,每天他拿着大瓷盆要上十多盆菜,反复烹饪,第一天下来,从未有过的巨大工作量,让右臂肿痛。但即使这样,他也马不停蹄地为医护人员烹饪午饭、晚饭。

9月22日,刘仙回到老家,来到了广安职业技术学院,参加由中央宣传部、共青团中央、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办的“青春在战疫中绽放”全国巡回宣讲,还未登台前,主持人喊出刘仙的名字,下面就有不少观众高呼:“雨衣妹妹”“雨衣妹妹”……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正是这样的平凡又愿意挺身而出的“后浪”,成为抗疫的坚强力量。

2 从老板娘到雨衣妹妹

9月23日凌晨2点23分,离武汉解封已经过去了近半年,这位曾驰援1200公里,为武汉医护人员免费送了45天超2万盒饭的姑娘,却终于忍不住说:“最近几个月真的累惨了。”

不过,鲜为人知的是,雨衣妹妹以前有个“大名”叫“老板娘”。2017年3月,刘仙的第一家高端盒饭餐厅在成都高新区营业,一经推出非常火爆,随后慢慢在全国各地、包括武汉开了近百家门店,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四川农业大学电子商务专业毕业的她,对餐饮行业有着自己的见解:“餐饮投入成本较其他大行业更低,资金回流更快,更适合学生创业。”她看到其他国家已经有做高级团餐盒饭的先例,结合本土需求和市场空缺,很快找到一块属于自己的餐饮定位——做高端盒饭。她不希望盒饭在大家的眼中是用白色泡沫盒装着,里面乱糟糟地堆着口味和品质都很难把控的菜品。她用黑色抑菌材料制作饭盒,整齐地分着小格子,显得商务又能装,成本也并不贵出很多。刘仙卖的盒饭做工精美,口味和质量令人放心,不少上班族喜欢吃她的盒饭前,“拍照”打卡。经常有外卖小哥在门口喊着:“老板娘,老板娘,我来取餐啦。”“这家店为什么只有老板娘没有老板啊?”

4 “后浪团”在背后鼎力相助

刘仙常常说,因为有了这些支持,所以自己再苦再累都不觉得,“因为大家团结一心的时候,你就不是一个人了。”

一开始送饭时,也有当地人以为他们可能有“作秀”成分,坚持不了几天。她记得有一天,一位医生在取饭时,对她表示感谢说:“吃了这顿,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顿。”她听了以后,心酸又难过,边开车边哭。之后她在车背后玻璃贴着:“疫情不灭,我们不退”,坚持到武汉解封。由于物资紧缺,她和4位伙伴身穿雨衣而不是防护服,时间久了印象深了,她被医生们亲切地在微信群里,叫成了雨衣妹妹,知道的人越来越多。

保时捷首席执行官奥利弗·布鲁姆(Oliver Blume)表示,尽管遭遇挫折,该公司仍预计今年将实现盈利。他还表示,市场对Taycan电动轿车的需求相当强劲。

回川要经过14天的隔离期。在这14天里,刘仙才慢慢缓过神来,逐渐沉淀着之前45天没来得及整理的心绪。此时,已经有大量媒体找上门来,她常常在隔离酒店,对着电话那头的媒体,边讲边哭,每讲一次又要重新伤心一次。这之中有不舍,因为除了与她并肩合作的伙伴,没有人知道他们曾怎样为这座城市拼过命。这之中也有些心疼,原来自己作为一个女娃娃,面对未知也会有恐惧,连内衣都没法及时更换。更多的是,这座城市带给她的温暖——捐来食材、防护服的人们、把米饭留给医护人员的志愿者、双手合十为她祈祷的护士……“这里的老百姓真的好善良。”她说。

现在想好好做管理,把自己的企业做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