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G》RNG小叮当宣布离队赛场再见后会有期

《PUBG》RNG小叮当宣布离队赛场再见后会有期

今日,《绝地求生》职业选手Xleft小叮当在微博发表声明,自己将离开RNG战队,并表示撇去半年的不愉快和停播半年的经济损失,仍然感谢俱乐部给自己一个展现的平台。

首先要跟各位粉丝们说句抱歉,最近发生的事情让大家担心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心、帮助。我最近状态挺好,请大家放心。

牧童在2016年步入职场,做副业的时间与正式工作相差不多。从主业看,她是一名广告策划。从副业看,她写过文章、做过微商、卖过闲鱼、批过作业、刷过流量……而现在,也经营着自己的公众号,成为一名自媒体。最初,牧童想利用业余时间来赚点钱,一路走过,便有了各种尝试。

青山一道,风雨同担。面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加强合作、共克时艰。向50多个非洲国家和非盟交付大量医疗援助物资,向11个国家派出抗疫医疗专家组,举行30多场专家视频会议,开展培训活动近400场……一项项数据,彰显着中国对非洲国家抗击疫情的大力支持。

副业并不是新鲜话题,很早就有讨论。2012年,知乎上有人提问,“上班族可以搞哪些副业?”,目前有5000人关注,近200万浏览。近年来,类似话题越来越多,关注度也日益提升。比如一则“2020年做什么副业能稳定月入两千”的问题下,有近13万人关注,6225万浏览。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绝地求生专区

3月2日,领英基于会员、企业大数据和问卷调研发布报告,超过六成职场人已经开展或计划开展副业和兼职的消息,正来自于此。

不过,虽然做副业的最初目的往往是创收,但“钱“的回报只是一方面。基于兴趣拓展生活的可能性,是更根本的动力。如同叶粒沉迷网络文学,身在广州,本职为教师的原子,因为喜欢摄影,在业余时间成为一名人像摄影师。

就像“能否把爱好发展成工作”的想法一样,很多人都有把副业发展为主业的意愿。在外界一些人的设想中,副业既然是基于兴趣而生,那么无疑比主业更适合未来发展,早点转行,把副业变为主业,无疑是有利于自身成长的“正途”。不过对真正从事副业的人来说,对此都表现出小心和耐心。

做副业的主要困难便是时间和精力上的匮乏。叶粒表示,有时候工作太忙,难以兼顾,整个人就会很累,精神和身体双重疲惫。而谈及未来规划,她设想,如果副业赚的钱能养活自己,就会直接在家全职写文。这一目标,她预计用两年时间来实现。

到了大学,网文创作成为叶粒补贴生活费的一项来源,而踏入职场后,这份副业也延续下来,成为她在人力资源之外的另一项工作,并带来相当于50%薪资的报酬。

“所谓副业,我理解成是一个长期的,可以做成一件事的‘事业’”。大为表示,自己做评测没收过厂家费用,不接软广。至于未来,他希望把耳机评测与人工智能结合,借助AI推进行业发展,并由此谋求盈利机遇。

副业似乎不只是一份创收工具,也成为一种时尚追求。然而众声热议之下,经营副业有其精彩,也有其坎坷。它可以很美好,但未必适合所有人。

不久前,相距万里之遥的中国和埃及两国音乐人,以“云端合奏”的方式,联袂演绎《凯旋进行曲》,用象征胜利的交响乐曲激励人们勇敢面对困境,乐观迎接曙光。我们坚信:此次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的深远意义必将不断释放,为中非关系史书写新篇章,也为世界团结抗疫注入正能量。

另一方面,中国坚定不移践行多边主义,从不谋求霸权。正如尼日利亚《先锋报》所说:“与西方不同,中国不称霸,没有加入‘地盘战’”“中国人告诉我们,蜡烛不会因点燃其他蜡烛而失去亮度,而是让世界变得更加光明。”中非共建卫生健康共同体的努力,必将树立起国际抗疫合作的新标杆。

更直观反映“副业”关注度的,是各种论坛的帖子以及新闻报道。从百度指数可以看到,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副业”受到的关注明显增加。

不过,虽然重视副业,有心长期发展,对是否要把它变为主业,大为态度谨慎。“什么时候正式平台化,AI化,以及会不会把这个做成主业,需要取决于HiFi行业发展的情况,用户需求点是否爆发,以及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启动资金、融资渠道等”,大为向新浪科技冷静分析。

作为公司高管的大为如此,作为普通职员的其他人也是如此。

“一些套路可能不懂,但多查多搜,很可能就能了解套路。”在摸索副业的过程中,牧童被微商骗过,也被内容平台骗过。有人陷入过刷单陷阱,有人落入过传销的圈套。在摄影师道路上前进的原子也到,发展副业不要太心急,不要幻想一夜暴富。之前有很多人做网拍模特、刷单,被骗了一大笔佣金。

赛场再见,后会有期。

疫情冲击下,中小企业面临生存危机,裁员减薪的消息不断传出,引发了很多人关于职业规划的思考。发展一份副业,给自己设一条遭遇突发事件时的退路,也自然进入考虑范围。

叶粒很享受做副业的过程。人力资源的招聘工作让她感觉枯燥无趣,而在进行网文创作时,叶粒会感觉整个人变得非常放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塑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王国,仿佛笔下的人物也在陪伴着自己成长。”

总的来看,有一份副业可能看上去美好,但入门容易,做好很难,且路上陷阱多,须小心应对。

做副业,“钱”是绕不开的因素。在正常工作之外消耗精力和时间,主要是为了创收。

在中国战疫最艰难的时刻,50多位非洲领导人向中国表达慰问,非洲各国纷纷向中国赠送抗疫物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科摩罗的“科中友好协会”为中国捐款,欠发达国家赤道几内亚向中国捐赠200万美元,非洲国家的无私援助同样温暖了中国人民。疫情面前,中非你拉我一把,我扶你一下,生动诠释了患难与共、守望相助的兄弟情谊。

对原子来说,副业变主业的计划要更为漫长,在她看来,只有当副业收入远远超过主业,才会考虑专职摄影。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从副业热议的趋势和现象整体来看,贾超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意味着随着中国职场进化,越来越多人会有一些危机感,心理状态越来越成熟,意识到每一个公司每一份工作都不再是一个铁饭碗。而这对社会的稳定和就业情况的改善而言,也有好处。不过贾超并不认为开拓副业会成为常态:一方面,很多人本职工作较忙,没有精力经营副业。另外,一些人其实没有这方面的心态或意识,不愿折腾。

昨天比赛结束,我在RNG的两年职业生涯也就此画上句号.这段经历让我成长了许多,撇去近半年的不愉快和停播带来的经济损失,我仍然感谢俱乐部给我一个展现的平台。

尝试过多种副业的牧童,也分享了她对副业热议的看法。牧童表示,这主要是因为疫情期间,大家在家隔离空闲比较多,而且一部分人真的因此没有了收入。整体上,她对大众从事副业的态度偏向悲观,“我觉得副业不适合大多数人,吃力不讨好,很容易花费了很多时间,赚钱很少。”

2019年1月,原子接触到人像摄影,之后通过“互免”——即摄影师和模特相互免费,来给人拍照练习。之后水平提高,在朋友建议下,原子开始收费接单,并买来摄影道具,在自己家里布置出了小型的摄影工作室。

评测耳机的兴趣来源于学生时代,工作之后,由于业余时间紧张,“听音乐”成为大为剩下的主要爱好。他先是在一些论坛分享自己对耳机、播放器等产品的评价,渐渐收获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而后创办网站,来分享评测文章,谋求进一步发展。

“副业最主要的价值其实不是能够带给你多少收入,而是带给你多少快乐、多少精神财富。“原子向新浪科技讲到,自己从去年12月到现在,收了几份订金,如果客户付完尾款,刚好可以把布置工作室的花费抵消。

作为一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的运营合伙人,大为对副业的态度可谓任性洒脱。能否赚钱,并不是他眼下关注重点。

“这次疫情给大家最大的心态转变,是说要上大船。尽量去大企业,安全性比较好”。在贾超看来,这才是疫情在就业心态上产生的主要影响。

一般,叶粒会在每天吃过晚饭的时间进行创作,其中花两个小时写文,一个小时和读者互动。读者的反馈对网文创作非常重要,而提及读者,有些事让作者无奈。

尽管坦言“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都是耍流氓”,但他认为,如果只是谋划一时利益,来赚快钱,算不得事业,也不是自己心中定义的副业。本职工作外,大为炒股,做操盘直播,都能有所收益。在看他看来,这是赚零花钱,真正重要的副业,是自己创办的一家专注HiFi耳机评测的平台。

当前,全球疫情仍在蔓延,但多边主义遭遇逆流,种族主义沉渣泛起,个别国家企图将疫情政治化、病毒标签化,挑起种族歧视和意识形态领域偏见,导致国际公平正义面临严重挑战。中国承诺在落实二十国集团缓债倡议的基础上,加大对疫情严重国家支持力度,这种支持不附加任何条件,是朋友对待朋友的方式。

贾超指出,副业应当是跟主业在完全不同的赛道,比如程序员去做瑜伽馆老板,其原则是,与第一职业不存在互斥关系。而兼职,是指在本职工作外,与另外公司有合同绑定的工作。至于私活,则直接与本职工作和公司所在赛道有冲突,相当于拿公司资源来服务自身而非公司。理论上,绝大多数公司都严禁私活、不鼓励兼职,而关于副业,贾超并不认为疫情过后真会有很多人去开展实践。

不过,经营一份副业固然有其好处,但对多数人来说未必合适。在外资管理咨询公司担任合伙人的人力资源与职业规划专家贾超,向新浪科技分析了当下副业热议背后的问题。在他看来,首先要厘清副业、兼职、私活的概念。

报告还提到,78%的人表示疫情结束后仍会继续兼顾副业和兼职,同时,职场人对2020年的职业规划比疫情前更为积极,计划开展副业、学习、转行、跳槽的比例都有提升。在疫情过后,很多人迫切希望打破行业限制、公司组织限制、办公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来掌握职业发展的自主权。

面对疫情,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面对病毒,没有哪个国家可以高人一等。在第七十三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上,习近平号召各国共同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中非传统友谊深厚,过去是并肩战斗的好兄弟,现在是共同发展的好伙伴,在共建卫生健康共同体上有天然优势。此次峰会,中国决定从物资援助、派遣专家、对口医院、疫苗使用等方面惠及非洲国家,成为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崭新注脚。

相比而言,叶粒对副业要专一得多,入门副业的过程也更为自然。高中时,叶粒沉迷小说,自己也会创作。“写在学校发的劣质草稿纸上,再装订起来,在班里传阅。”后来临近高考,有很多同学问她未完结的故事有怎样结局,她便想到,或许可以试试在网站发表,看看效果。

牧童也谈到了她对经营副业的建议:第一,不要轻易辞职,先在业余时间看自己适合不适合副业,能不能做好;第二,多搜集信息,有些所谓的副业,就是想骗你的押金,或骗你做流量;第三,要做自己擅长,并且有价值的事。如果只是动动电脑动动手机的副业,其实既赚不到什么钱,对自己也没有成长上的帮助。

早先,叶粒在起点写仙侠类内容,但写了三十万字还几乎没有人看。最后,虽然有一部分读者鼓励她进行创作,但大部分都去看了盗版,叶粒只能拿个全勤的奖励,写到五十万字就做完结。这种时候,作者心中难免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