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我!人民所需使命必达

这里有我!人民所需使命必达

这里有我!人民所需,使命必达

湖北省军区全力投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纪实

30年前,曾珍祯的父亲刚入伍就遇到部队驻地地震。报名参加抢险突击队的父亲,因表现突出火线入党。“我要像父亲那样,到最艰苦的一线战斗,请组织考验我。”曾珍祯说。

那天,黄冈市基干民兵赵小雷接到一个求助电话:有人突发心脏病,急需送医院。赵小雷当即到乡武装部申请当一名专车司机。“疫情不退,我就一直干下去。”他说。

“通过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说明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在传染病防控方面也同样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赵松说。(完)

“民兵分布广、人地两熟,就近就便、便于指挥,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湖北省军区战备建设局领导介绍,广大民兵参与要道封控、物资运输、防疫宣传等任务,成为疫情防控一线的重要力量。

在利川市,人武部挑选30名曾在防化部队服役的退伍老兵,组建“民兵防化消毒分队”,对辖区4个疫情较重的乡镇和城区街道进行洗消。

2月3日晚,武汉市宣布连夜建设方舱医院。一夜之间,要把分散在武汉三镇的数千张床位等物资全部到位配齐,是个不小的考验。

大悟县城关镇武装部部长余奎元是一名在基层工作30多年的老党员,因为年前刚刚做完手术,医生再三叮嘱他要静养。“我是老党员,必须上一线。”余奎元顶着寒风,上街执行防控任务。

发布会上,海南、浙江、山西、河南四省的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负责人介绍了各自在江汉方舱医院开展救治工作的情况。

在宜昌市,人武部运用信息化指挥手段,通过“智慧城市”系统将重要通道、人员密集社区等情况,第一时间传送到基层民兵连长手机上,及时通报、及时处理。

运力支援队紧急抽组党员骨干,派出50台军用运输车,兵分多路前往各处仓库调运物资,紧急转送到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所需调运物资全部就位。

30余万人次民兵参与疫情防控行动——这是湖北省军区交出的疫情防控人民战争“答卷”。

1月18日,某干休所文职人员单晓波、张萍、朱静雅,刚刚从几所军医大学结束业务学习培训,就接到立即到门诊部值班的通知。她们二话不说,拖着行李箱直奔干休所,迅速投入疫情防控工作。

与时间赛跑,与病毒较量。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处处都是冲锋在前的共产党员身影。

任务连夜下达给武汉警备区。“党员跟我上!”蔡甸区人武部副部长兰明明第一个站出来,50名党员组成党员突击队星夜驰援。仅仅两个多小时,他们就把全部物资转运到火神山医院各病区,缓解了一线燃眉之急。

那天,为火神山医院运送物资回来后,21岁的运力支援队队员曾珍祯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他说:“当先锋打头阵的总是党员,我要争取早日加入党组织!”

山西白求恩医院副院长李学文介绍,救援队制定了出入舱流程、预检分诊流程、舱内外人员对接流程等,使患者入院进舱更加快速流畅,同时救援队还对医护人员和患者进行心理疏导。

该省军区系统还有一大批从现役军人转改的文职人员,十堰市张湾区人武部文职人员官升印就是其中的一位。

孙晖介绍,江汉方舱医院位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总床位数1564张,先后有20支外省支援湖北医疗队、武汉市5家医院与协和医院医护管理团队共同合作管理。患者进入方舱医院后得到医护人员的指导和标准化治疗,绝大多数轻症患者的病情明显好转,并达到康复出院标准,有效降低了患者从轻症向重症的转化率。实践证明,方舱医院的迅速建立和有效运转对疫情防控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赵松表示,救援队利用现有的建筑布局和有限的空间做好院感防控工作,同时全力保证医务人员安全。截至2月29日24时,救援队累计收治患者516人,治愈出院253人,实现了患者零病亡、零回头,医务人员零感染。

站在前沿,党旗在防控一线高高飘扬

同样面临艰难选择的,还有十堰市张湾区人武部政委张先军。疫情发生后,张先军和身为医生的妻子,都战斗在疫情防控一线,脱不开身去照顾患病家人。

在荆楚大地的交通要道、街道路口、座座村落,基层民兵坚守防控点位,为遏住疫情蔓延日夜奋战。

“关键时刻,指挥员必须身先士卒。”张先军心里明白,纵然有很多困难,也决不能当“逃兵”。道路封控、劝返拦阻、设点测查……基层疫情防控任务千头万绪,每一项工作都容不得丝毫马虎。

坚守岗位,仙桃市人武部部长傅志阳母亲久病在床。此时的他,正和人武部同志协调6家重点医用防护企业、1家原材料供应企业生产防护用品。

这里有我——“疫情当前,刻不容缓”。

回归岗位,黄冈军分区司令员赵建新的战“疫”之路,绕了大半个中国。着急返回黄冈的他,从山西运城老家取道云南昆明、江西九江,辗转湖北黄梅,抵达黄冈军分区。

这里有我——“人民所需,使命必达”。

靠前指挥,身先士卒打头阵

在武汉机场、车站、码头,医疗队员、急需医疗物资一抵达,就被快速转运到各方舱医院和定点医院,为这座城市阻击病毒注入强大力量。

“文职人员一样要上战场,在这场重大考验面前,我们绝不能退缩!”刚刚结束两地分居的单晓波是一名军嫂,她主动申请承担干休所门诊部的值班任务。

“双肩挑”:一肩挑部队内部防控,一肩挑支援地方重担。“双半天”:半天时间在机关工作,半天时间基层调研。“双问责”:问责防控落实不力的单位,问责督导不力的分管领导……

在重大疫情考验面前,湖北省军区各级领导靠前指挥,站排头、打头阵,扛重担、打硬仗,交出了一份合格答卷。

指挥中心调度,基层一线调研……疫情发生后,从省军区党委班子成员,到军分区、武装部、干休所各级主官在位率达99%,为疫情防控奠定坚实基础。

“我是党员,我不上谁上?”曾参加抗击非典的省军区保障局局长毛洪山,临危受命担任省军区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作为协调军地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毛洪山担负医疗防护物资筹措和转运任务。一批批急用的防疫物资,经他协调后运抵一线……

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党委书记蔡毅介绍,此次是该队组建以来第一次大规模走出海南,参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紧急医学救援。救援队制定了细致的制度和流程,建立了病情讨论组,所管病床的出舱率达70%。

一夜未眠。第二天,方舱医院建成。“非常时期,疫情面前,是战场、也是考场,合格不合格,这就是试金石!”运力支援队指挥长吴海涛说。

全员参战,以“战时”状态应对大考

接到“扶贫工作队就地转为抗疫工作队”的命令,应城民兵干部曾献群骑自行车5个多小时,赶到人武部驻村联系点,设点封控。

看到以前的同事战斗在抗击疫情一线,曾在地方一家三甲医院工作多年的文职人员毛梦妮和孙镜悦一心想上一线。得知火神山医院建成交付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她俩向武汉市退休干部休养所写下请战书。

“散则为民,聚则为兵”。

编制体制改革调整后,湖北省军区接管了数十个干休所。面对巨大的疫情防控压力,新入职的文职人员能不能顶上去?

湖北省军区系统的文职人员大多数从事的是医疗服务岗位,身处疫情防控一线。

疫情就是命令。湖北省军区党委坚决贯彻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决策部署,迅速启动应急响应机制,各级主官身先士卒,冲锋在疫情防控一线。

这是一场狭路相逢的考验。

浙江省人民医院副院长何强说,救援队在管理好所负责病区同时,还形成了一整套分级查房和交接班体系。目前,队伍在蔡甸区方舱医院承担救治和管理任务。

肖丙彪,武汉第六干休所一名退休军医。疫情发生后,肖丙彪主动请战,重新披上白大褂前往社区支援。他说:“退休了,我还是一名共产党员,面对再大的风险,也要冲在一线。”

从2月2日起,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将数百万吨生活物资精准配送至武汉市各超市网点,为这座城市阻击病毒提供有力支援保障。

曾珍祯所在的运力支援队,是经中央军委批准临时抽组成立的抗击疫情特殊力量,来自不同的军兵种部队,260名队员中,70%是党员。

这里有我——“防控一线,守土有责”。

使命传承,汇聚武汉保卫战的青春力量

2月10日晚,一批重达100吨的急用医疗物资运抵武汉。目的地:火神山医院。

面对这场前所未有的战“疫”,湖北省军区主动担当作为,全员全力投入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从大年三十开始,武汉第一干休所所长夏双喜就坚守防控一线,难回一次家。带领父老乡亲脱贫的恩施市人武部部长董高,从“扶贫指挥长”就地转为“抗疫指挥长”,带领全市专武干部和民兵骨干一直战斗在防控一线。

在襄阳市,襄州区张湾街道铁四院社区人员流动性大,是疫情防控的重点区域。10名民兵组成的“铁娘子民兵防控队”,不仅为群众监测体温,还为他们购买生活物资,解决群众的实际困难。